欢迎进入池州市人民医院!
  

职工文化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职工文化

母爱的力量

发布日期:2018-08-02 来源: 作者:刘忠芳 点击:209

   这是我小时候亲眼目睹的两件事,直到后来我自己当了母亲,才深深理解了那只老母鸡和乌鸦妈妈瞬间爆发出来的母爱的力量。
   一天,我放学回家路过一个村庄,看见一只老母鸡正带着一群儿女在快活地觅食。母鸡象个慈爱的母亲,不时地呼唤着儿女们,这儿有虫子,那儿有稻谷。小鸡雏象一群顽皮的孩子,在它前后左右戏闹着,尽情地享受着阳光、食物和母爱。这时,一只黄鼠狼悄悄的出现在小鸡的身后,阴毒的眼里闪着凶光。我的心一下子跳上了嗓子眼,紧张地喘不上气来。只见警惕的母鸡立即发现了危情,急忙招呼不知所措的儿女们躲藏在它的身后,而它自己却勇敢地张开双翅,怒发冲冠地竖立起遍身鸡毛,仿佛要把每一根鸡毛,都变成射向敌人的利剑。看见慈爱的母鸡,瞬间变成了神圣不可侵犯的雄鹰,怒吼着奋不顾身冲向黄鼠狼。黄鼠狼不知是一贯做贼心虚,还是被母鸡这阵式镇住了,居然不战而逃。不是亲眼目睹,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。见黄鼠狼逃远了,惊魂未定的母鸡,急忙带着儿女们回家了。等我放下心来,手心里已经捏出了两把冷汗。
    我老家门前有一颗大树,树上常常有乌鸦情侣,象衔泥垒窝的燕子一样,建立自己的爱巢。不经意地,忽然便听有小小的乌鸦宝宝,在头顶更高处呢喃,一副嗷嗷待哺的模样。我有一位调皮小堂弟,在那七八九,嫌如狗的年龄,上房揭瓦,爬树掏蛋,无所不能,只差没上天的梯子。不然,他连月宫上的玉兔也早就抱回家了。堂弟看见嗷嗷待哺的小乌鸦,岂能放过,也不顾我的劝阻,三下两下就窜到树上。这时,乌鸦妈妈刚好觅食回来,见此情状,凄惨地怒吼着,在我堂弟头顶盘旋,瞅准机会猛然向他头顶啄去,根本不顾自己死活。只是两只小乌鸦,没有那些小鸡雏幸运,堂弟还是捣毁了鸟巢,覆巢之下,安有小乌鸦的命在。乌鸦妈妈在树旁凄惨地叫了几天,那“呱呱”不停的悲声,扯出我长长的女儿泪。我由此恨死了坏小子堂弟,直到考学离开小村庄前,都不愿跟他玩。
   我原本对乌鸦也没什么好印象,这源于我的家乡,乌鸦被当做不祥之鸟,更何况还有“天下乌鸦一般黑”的谚语,让人对乌鸦无论如何也怜爱不起来。但从那以后,改变了我对乌鸦的看法,直到自己当了妈妈,还时常想起那只失去了儿女的乌鸦妈妈。
   早已为人父的堂弟,或许也一直没忘了那只可怜的乌鸦妈妈,听说他后来绝对不许自己的孩子爬树掏鸟。
   是啊!黄鼠狼尚且对愤怒的母鸡心存敬畏,人类也该到了敬畏大自然,给动物朋友多一份慈悲与友好,并不以自己的喜恶来看待乌鸦黄鼠狼之类的时候了。
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| 安徽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| 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|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| 皖南医学院弋矶山医院 | 池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| 皖南医学院 | 安徽医科大学 | 中华医学会
就医服务 | 院长信箱 | 书记信箱 | 投诉建议
池州市人民医院 版权所有 地址:安徽省池州市百牙中路3号 邮编:247000
监督电话:0566-2816080 传真:0566-2022417
Copyright © 2011 People's Hospital of Chizhou. All Rights Reserved.

皖公网安备 34170002000037号

皖ICP备05013165号

Designed by Wanhu
关闭